服务电话:0531-81180830 | 24小时服务:13176691830
公司新闻

工程施工以及工程设计公司裁员

许多大中型工程管理软件纷纷裁员,更有一批中小设计公司倒下,业内人士直呼“寒冬已经到了!”可是该画图的还是继续画图,没活的继续闲着,作为一个刚刚毕业的设计新手,现在的境遇真的很尴尬!

裁员
早上来到办公室,小段被告知自己与公司的劳动合同解除。因为早有心理准备,小段并没有感到意外。
在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作为年后刚升任的人力部门总监,她负责为这家建筑设计公司裁掉了一半的员工。很大一部分是不再续约,还有些是劝退,使用最多的方法是告知员工年底将不可能达到当初签约时承诺的年薪,这些是不会在劳动合同上体现的,员工很难维权,往往只能选择辞职。
年后建筑设计行情急转直下,这一切仿佛只是一夜间。年前还在忙着招聘宣传奔走各大高校,对内设置伯乐奖金来招兵买马。而如今简历邮件一堆也没人去看一眼,而其中很多求职者都是曾经求之不得的人才。
去年这个时候,公司还在增加研发投入,新建部门,举办论坛,组织旅游,甚至筹划上市,没想到只是一年时间,却已是这般景象。
未来,小段打算离开建筑设计行业,继续从事人力资源的工作。


回家
来自江西的小王已经在他与前同事合租的房间里呆了3个月。毕业于一家二本大学的建筑设计专业,从工作了两年的设计公司辞职后,他一直坚持在英才网上找工作。
他说,很多职位出来一天就同时有上千人争取,而他每看到有新职位都会选择尝试一下。而基本上都是杳无音信。
他靠着辞职前的一点积蓄勉强过活,然而每月1000的租金,加上1000多的生活费如今也成了问题。
有很多同学也有相似的经历,一些学弟学妹问他来上海好不好,都被他努力劝说回去了。
如果三个月内不能找到工作就打算回老家了,他说道,然而回去又能做什么呢?建筑设计行业就业面窄,回去干什么依然是个问题。不行就要转行,尽管依然热爱着建筑设计这个职业。



无奈
李总来到上海工作已经八年了,作为较早进入这家公司的设计师来说,他多少分享到了房地产这黄金10年疯狂增长的果实。通过这八年兢兢业业的工作,如今已是这家建筑设计公司的部门负责人。而公司员工也从开始的几十人上涨到近千人。
然而公司最近要求对部门进行精简,产值不达要求的部门都要裁撤,意味着这个已经不足5人的团队将要被集体辞退。
李总首先想到的是自己每月1万多的房贷以及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如果被裁员,将意味着短期内,或者说将来一段时期内找不到新的工作。如果贷款还不上,说不定就要把去年刚买的房子卖了,那就真是无家可归了。而刚刚出生的孩子更将带来一笔不小的支出。
目前很多中层设计员工更难找到自己合适的职位,他说,管理人员过多,人浮于事已经成为很多设计公司长期快速发展过程中产生的通病。设计公司领导不重视设计质量,搞管理,建体系,降低了公司抵御风险的能力。
现在我们用部门剩余的资金和人力投入到投标中去,希望能尽量走远一点,但是到底能不能有所起色,我也不是很乐观。李总如是说。


平均利润
某民营设计院高层会议上,与以往高谈阔论BIM、人才培养、产品研发、互联网加不同,战略收缩成为主题。
位股东提到将来公司发展计划时谈到了平均利润。当今时期的低利润将来会变成常态,最终建筑设计的行业利润将回到整个市场的平均利润。现在我们设计人员的工资还是偏高的,至少高于平均工资,将来还会下降。这是市场经济的趋势。
但是由于公司管理成本、租金成本高于其他设计公司,我们的利润可能都达不到平均水平。只有不断减少成本才能提升利润。
很多设计企业裁员降薪的同时,将空余空间转租给其他公司进一步降低成本,或者将公司从较好地段搬到较偏的地方。甚至某些大型设计院已经在计划把公司部分生产部门迁至中部城市来节省人力和租金成本。都可以作为将来可以考虑的发展方向。



欠款
上海,国际大都市。这里有着数百家建筑设计公司,同样也有数百家效果图公司。它们专门从事规划、建筑、景观的效果图服务。老陈的公司就是其中一家。
这天他从设计公司“讨债”回来,照例要开个管理层会议,讨论一下目前公司的发展状况。
2006年,老陈和朋友合伙创业开了这家公司,至今已是9年。经历了建筑设计行业野蛮生长的阶段,如今也感受到了悬崖式的殒落。最辉煌时公司曾拥有员工60多人,而上月刚刚封闭了一半的办公室空间改作他用,员工也精简到40人。
会上,老陈谈了收支情况,目前大客户“某大型民营设计院A”欠款200万,计划还款150万,已收汇票20万。另某民企B欠款20万,还款2万……
然后是发展困难。首先,A设计院向多家效果图公司提出制作费用标准要求,小区鸟瞰10栋以上2000,10栋以内下1500,小修改无偿三轮……事无巨细。如果不接受则解除合作关系。虽然是个霸王条款,但如果不接受,将面临无项目可做。其次是部分设计院提出“投标不中项目5折收费”,无形中把公司和投标结果捆绑在了一起。第三是少数设计院以“效果图不满意”为由拒付款。
讨论的结果是继续精简团队,保证设计质量,放弃部分拖欠费用又难缠的甲方。继续催款。
然而又能维持多久呢?老陈依然没有底。“和现在的行情比,2008年那会的经济危机真不是事。”

无薪
小秦来到这家沪上知名的民营设计院实习已经两个月了,谈好的就是没有薪水,自带电脑。因为学校硬性要求是实习半年,盖章才能毕业,想到大上海体验提前感受下上班的环境,“大公司实习,只要表现好就能留下来。”学长这么和他说,更是让他心动,于是委托学长投了简历。
工作倒不是很忙,也没有加班。然而到公司不久,就遇上裁员,办公室里走了一半,人力明确说不再招人。
小秦在同济周边住的是群租房,一套两居室隔成6间,他住储藏室,房东非常人性化地在他的门上开了个气窗,不至于在不足3平的空间里闷死。这样的房间也要800一个月,再加上每天吃饭交通的开销。他越来越感到压力巨大。考研?出国?那又能怎么样?如今研究生不也找不到工作吗?
似乎眼前只有一条路:“转行”。

火热
李老师是某考研机构的红牌老师,也是老板,因为读了博士,生意更是蒸蒸日上。
建筑行业差了,考研更火了。反正找不到工作,不如考研避避风头。很多设计师开始乐于返回校园,希望用自己剩余一点年轻与精力换个文凭以期在将来建筑行业运转时来个“王者归来”。
然而他们往往都是一厢情愿,考研似乎比找工作更加难。拿某老八校来说,建筑硕士考研通过率已经是接近二十分之一。正是考研的难度催生了建筑考研培训班的火热。
通过奖励高分学生,利用考研成功学生做宣传,返聘考研学生做老师等等营销手段,今年短短9个月,李老师的培训班已经收入培训费近500万。开设了建筑、规划、景观课程,学员达到800余人。
而对于大多数考研学生来说,可能也真是只看个热闹。

上一篇:工程施工和预算要掌握哪些要点? 下一篇:建筑工程公司十年后会是什么样子?